《赤脚医生万泉和》(长篇小说连载三)

2013年05月27日 11时13分 

  第六章:一片树叶飘走了

  吴宝犯错误离开后窑合作医疗站,他的人生不仅没有跌落下去,反而还高升到公社文艺宣传队去了。他到了宣传队,又犯了几次错误。可他天生是个乐呵呵的人,无论到哪里,无论做什么事,都开开心心,跟大家相处得好,他这样的脾气,就是犯错误,人家也跟他板不起面孔来。再说他犯错误犯得多了,大家也都习惯了,也不再计较了,如果有一阵吴宝?#29615;?#38169;误了,大家还反而觉得心里不大踏实,觉得要出什么事了。

  吴宝在宣传队带着大姑娘唱歌跳舞演戏,如鱼得水,可放光彩了,宣传队搞得如火如?#20445;?#36828;远近近的地方都来邀请他们去演出,着实给我们公社长了脸。公社专门拨给吴宝一条机帆船,让他的宣传队就开着船来来往往,开到哪儿演到哪儿。后?#27425;?#23453;的船也终于开到后窑来了。

  在吴宝的船开来之前好些天,后窑村的女人家们就已经激动起来,连一向不?#19981;?#21556;宝的曲文金也嚷嚷着:“刁,刁,叫点消晚饭(早点烧晚饭)。”?#23186;?#25165;忙颠忙颠,半下午就烧好了晚饭,其实这一天吴宝的船还没有来呢,曲文金和?#23186;?#25165;配?#31995;?#22825;衣无缝地搞演习呢。

  到演出的那一天,全村的人都出动了,连我都忍不住去了。可涂医生不想去,是我和曲文金加上裘奋英连拖带拉地把他弄去的。一路上,我们大家欢欣鼓舞,他却完全心不在焉,走路也走得飘飘的,他的脚好像不是踩在泥地上,而是踩在棉花上,连裘奋英一个小孩子都看出来,她说:“涂医生,你像一片树叶?#24433;ァ!?#28034;医生听到裘奋英这么说,停了下脚步,看了看自己的脚,又看了看路边的桑树,嘴里嘀咕了一句话,不过我们都没有听清楚他?#26723;?#20160;么,涂医生继续往前走,仍然走得象飘着的树叶,但他的心?#23478;?#32463;被裘奋英拉回来了一点,因为他已经知道要批评我了:“万泉和,人家抢了你的女人,你还去看他,你真有脸。”我说:“裘支书说了,今天杀猪,男客有肉吃有酒喝。”我说话的时候,看到涂医生咽唾沫了,涂医生一咽唾沫,我也忍不住,赶紧也咽了一口,可咽了一口,又滋出来一口,又咽了一口,又滋出来一口。涂医生说:“原来你不是看戏,是看肉啊。”我想说:“你难?#21862;?#26159;?”可我没敢说,本来是皆大欢喜的事情,看戏吃肉,过年都没这么开心,别让我多嘴搅得大家不开心吧。

  我们又急又喜来到大队部,很多人都比我们早到了,我们已经排不到好位子了,曲文金和裘奋英很着?#20445;?#30452;往人缝里钻,可我跟涂医生不着?#20445;?#22905;们想看戏,我们的心思不在戏上。按照村里的规矩,逢到有大事,集体杀猪买酒,女人是没得吃的。?#28909;?#22905;们于吃无望,也就干脆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吴宝身上了。但我们是男客,看到村部的食堂灯火通明,听到猪的嚎叫和窜前窜后的人?#28023;?#25105;们的眼睛?#20960;?#30528;大发光明了。

  在临时搭建的戏台?#21592;擼?#21556;宝正在跟村里的女人打情骂悄,他看到了我,就笑着招手让我过去。我一眼就看出他的坏笑,我本来是不应该过去的,不光不应该过去,?#19968;共?#24212;该理睬他,但不知怎么的,他这手一招,我就麻木了,就不由自主地过去了。吴宝跟我握握手,说:“万医生,听说你谈对象谈了一个排了。”我说:“我没当过兵,不知道一个排有多少人。”吴宝说:“一个班十一个人,一个排三个班,你算出来没有?”我算了算,觉得吴宝?#26723;?#25968;字不?#26082;罰?#25105;说:?#23433;?#21040;一个排,连一个班也不到。”吴宝和女人们都笑,我不知道他们笑的什么,是笑我算错了,还是笑吴宝说错了,但是我看出来女?#35828;男?#37117;是?#26377;难?#37324;心底里跑出来的,吴宝一来,她们就笑得这样灿烂,个个眼睫毛?#20063;?#19968;说到眼睫毛,我就想到刘玉,一想到刘玉,我心里就有点酸,如果真象吴宝?#26723;哪?#26679;,我有一个排的女朋友,那刘玉就是排长,?#19978;?#36825;个排长跟着吴宝跑了。我很吃醋地跟一个大姑娘说:“你们当心一点,吴宝要跟你们犯错误的。”大姑娘笑问我:“万医生,什么叫犯错误?”?#19968;?#31572;这种问题不拿手,得想一想再说,吴宝已经抢先了:“万医生没有犯过错误,你问他,他怎么知道。”我听出?#27425;?#23453;是在嘲笑我,我也?#29615;?#23601;学着吴宝的口气说:“吴宝朝你笑,你也朝他笑,你就会怀上吴宝的孩子。”这是吴宝经常跟女人瞎开的玩笑,我拿来攻击一下吴宝,哪料这个大姑娘一下子翻了脸,去把她妈妈叫了来,她妈妈责问我说:“万医生,我们一直以为你是正派人,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她还叫她女儿去把爸爸喊来,气势汹汹,难道要打我??#33402;?#20900;,为什?#27425;?#23453;怎么说,怎么做,人家都不气他,我学着他说了一句,人家就跟我计较没完?

  幸亏这时候出事情了,大家才把我撂到了一边。

  出了一桩天大的事情:早早就?#35805;?#30528;那?#20998;恚?#23621;然逃跑了。猪跑了,猪的嚎叫声变成了全村?#35828;?#22158;叫,起先大家乱哄哄到到处?#20998;?#25214;猪,后来又有人提议大家静下来,肯定能够听到猪发出的声音。为了猪,这些不懂纪律性的农民,还真的安静下来了,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嘴,怕小孩子闹的,还捂住小孩的嘴,就像电影里躲避日本?#35828;?#26679;子。一下子全村都?#30572;那?#30340;了,可是猪一点点声音也没有,它?#28909;?#26356;安静,它?#28909;?#26356;沉得住气,简?#26412;?#20687;隐藏在革命队伍里的特务。

  我不知道最后有没有逮到它,要是逮不到的话,它就变成了一头野猪了。我只知?#20048;?#36305;了,大家快要哭了,我也要哭了。裘二海光知道骂人,还踢了两个人,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时间已经不早了,戏也该开演了,吴宝请示裘二海要不要开?#36857;?#35032;二海连吴宝也一起骂了,裘二海说:“你聪明面孔笨肚肠,蠢得像?#20998;恚?#27809;肉吃还看个屁戏!”想想不解气,又说:“看你细皮嫩肉粉嘟嘟,我恨不得把你当猪吃了。”吴宝脸上笑眯眯的,脚下却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他不会以为裘二海真要吃他吧。

  是继续找猪还是开始看戏,发生?#33487;?#25191;,女人要看戏,男客张嘴就骂,还揪住她们的头发,好像是她们放跑了那头可恶的猪,场上一片混乱。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人物出现了,他就是经常在关键时刻跳出来的万小三子。原来万小三?#26377;?#23567;年纪承担起了重任,那只猪逃走了,他已经请人将自家的一头老母猪宰了,大家稍等片刻,已经消失的幸福就又回来了。

  万全林像扑一只野免子似的上去想扑住万小三子,堵住他的嘴,但是万小三子比野免子快多了,他逃开了。很快万小三子的娘和他的两个哥哥,抬着一桶香喷喷的红烧猪肉来到了现场。

  万全林痛哭起来,像个女人,他边哭边说:“我的老母猪啊,你已经给我生了几十窝的小猪崽,你是我的心头肉啊,你是我的乖乖肉啊,万小三子却把你宰了拿给大家吃,万小三子不是人,他是个小畜牲,他比你还畜牲——”可他哭他的,他念叨他的,没人理他,男客们灌酒吃肉,一片呼啸声,把万全林的那一点点哭声不知道淹到哪里去了。

  万全林眼泪汪汪地看着大家香喷喷地吃着他的心头肉,后来他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抓一大块肉往嘴里塞,边嚼边说:“有的让他们糟蹋,你不如我来吃了你,?#39029;?#20102;你,你还是我的肉。”?#21592;?#30340;人急了,提意见说:“万全林,不带用手抓,用手抓,谁抓得过你?”另一个人就没有这么有修养,他干脆学着万全林,丢掉筷子,改用手抓。

  对于吃肉,我当然也是不?#20107;?#21518;的,但是我闻着飘出来的猪味觉得有点不对头,站在我身边的吴宝?#24576;?#20102;一口,就吐了出来,说:?#23433;欢裕?#19981;对,没烧熟。”但是他的话除了我听见,别人根本就听不见,听见了也不会有人理睬他。吴宝赶紧去跟涂医生说,涂医生砸了砸嘴,没品出什么不好的意?#36857;?#20182;朝吴宝白了白眼,没理他,继续吃肉。吴宝又看了看我,我说:“你别看我。”吴宝说:“万泉和,你是医生,你要负责任。”我心里“别”地一跳,象是被一根刺刺着了,又痛又难过,我硬着头皮扯着嗓子说:“大家等一等再吃,再回回锅?#26705;俊?#22823;家只是拿眼睛瞪我,嘴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38047;?#35947;着说:“这猪好像没有熟,吃了会不会出毛病啊?”这下子不好了,我看出来所有的人都想吃了我,有一个人说:“万泉和,别怪我不?#24515;?#19975;医生,你叫我们不要吃,你嘴巴里是什么东西?”另一个人说:“他叫我们不要吃,好让他一个人吃!”我的嘴巴里确实藏着一块肉,刚才?#33402;?#35201;把它咽下去的时候,吴宝阻止了它,现在它就在我的嘴里,堵住了我的嘴,也堵住了大家的正确思想。我声嘶力竭的叫喊,比万全林刚才的哭声更没有市场。

  一头两百多斤的老母猪,片刻之间就连骨头都被嚼碎了咽下肚去,大家却不能满意,?#36861;?#25209;评万全林夸大了猪的份量,他们不觉得这头老母猪有两百多斤,两百多斤怎么会如此不经吃?有许多人在打嗝,但他们打出来的并不是饱嗝,而是酒嗝,他们也不是因为酒喝多了,而是因为很长时间不喝酒了,他们的胃已经不太?#35270;?#37202;。猪的异味和酒的异味混杂在现场,让大家兴奋不已。

  演出开始了,音乐声响起来,宣传队最漂亮的女演员丁秀慧站到了舞台的右角边,她就要报幕了,最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来了。丁秀慧的嗓音又软又绵,一直能?#21981;?#22320;渗到?#35828;?#39592;头里去,让?#35828;?#39592;头都变成麻酥糖。我早已经做好充分的心理?#24613;福急?#30528;让自己变成一块麻酥糖呢,却见丁秀慧光是张了嘴,却没有声音发出来,我就着?#20445;?#19968;着急我就站了起来,就在?#33402;?#36215;来的那一瞬间,丁秀慧却倒了下去,她的身材虽然苗条轻盈,但是倒台的声响?#27425;?#27604;的大,“轰”地一声,把全场的人都惊呆了。

  吴宝从舞台的一侧奔出来,我也从台下跳上台去,我们看到丁秀慧口吐白沫,浑身抽筋。吴宝急得问我说:“万医生,万医生,这是怎么了,她得了什么病?”可怜我哪里是什么万医生,我急得大喊:“涂医生,涂医生——”我没有听到涂医生的回答,却听到有人在大喊:“涂医生,涂医生,你怎么啦?”?#39029;?#21488;下一看,竟然看到涂医生也和丁秀慧一样,口吐白沫倒了下去。

  大家本来是喊涂医生的,不料涂医生也倒了,就开始喊我了,场上就是一大片重重叠叠的“万医生、万医生?#20445;?#25105;心慌意乱,跟裘二海一样手足无措,但我不会像裘二海那样骂人,我只会问他们:“怎么办?怎么办?”大家说:“你是医生,你问我们?”台上台下大乱,所有的人都慌?#33487;?#33050;,裘二海更是手足无措,就骂我:“万泉和,你眼睛戳瞎啦,你的本事活在狗身上了?快给他们看病啊!”?#19968;?#24908;张张地朝丁秀慧看了看,我说:“抽筋了,吐白沫了,羊、羊癫疯啊?”吴宝伸手朝我头上用力一支,说:?#25226;?#20320;个头,他们中毒了!快送医?#28023; ?#19975;小三子学着吴宝的样子支了支裘二海的头说:“送医院也来不及了,你快点叫公社派?#28982;?#36710;来。”

  幸亏有吴宝和万小三子临危不乱现场指挥,中了毒的村民很快得到了救?#21361;?#27809;闯下大祸,可大家还是惊吓得不轻,一头养了多年的老母猪,已经下了几十窝的猪崽,它已经?#31995;?#19981;能动了,它的肉比老牛筋还厉害,就这样两百斤半生的带着肉绦虫的肉,让这么多人吞下了肚,我想起来浑身就哆嗦?#25512;?#40481;皮疙瘩。我没有中毒,我得感谢吴宝,是他及时地阻止了我将那块肉咽下去的。所以,我再一次原谅了吴宝,虽然他不能把刘玉还给我。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陈进 【打印文章】 【发表评论】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江苏省作家协会

苏ICP备09046791

熊之舞免费试玩
双子座未来赚钱吗 江苏麻将技巧 棒球比分直播美式足球 湖北快三走势图技巧 青海快3开奖 北单 黑龙江时时停止了 陕西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AG电子游戏怎么赢钱 凯利指数分析 11选5任8稳赚技巧 本溪棋牌网官方下载 波克安徽麻将作弊器下载 2019年养殖小龙虾能赚钱吗 重庆时时彩个位经验 哈尔滨麻将必胜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