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俊明:经由诗歌所牵引的灵魂翅羽——关于王忆的诗歌

(2019-09-03 11:03)
        在2018117日北京的诗歌研讨会上我见到了王忆,这是坐在轮椅上却一直在歪着头静然微笑的女孩,此前我已经读完了她的三本诗集《爱不能等》《?#21364;?#26149;天》《爱,无止息》。当中午?#33489;?#30340;时候我又看见了日常生活中动作艰难的王忆,当时的情?#25991;?#20197;形容。
       人的身体状态、精神境遇以及诗歌形态是相伴相生、彼此打开的,由王忆我们关注的也是它们互相磨合之后产生的是什么样貌的诗歌。身体的巨大局限却反向打开了王忆的精神视界,语言和想象成为了她?#19978;?#30340;翅膀。我一直好奇的是王忆居然有着如此强大的心理势能和精神载力,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她的诗歌几乎都是在抒情的氛围中明亮地歌唱着。她用积极的诗歌话语方式予以自我的精神提升和生命拓展,她用诗歌完成自我的命运形象,甚?#20102;?#29992;诗歌逼退了生命的阴影和命运的不公。
       王忆的诗歌最令我动容的正是她的精神世界和生命态度。这是经由一根手指所牵引的诗歌翅膀,这也决定了一个人的精神生活和语言世界的特性。

  显然王忆的身体受到了极大地限制,生活空间也是极其有限。在轮椅上的王忆几乎静止不动,这是不无残忍、单调、乏味、孤独甚至无望的身体状态,“这样漆黑幽幽的夜 / 仿佛尘世中 / 只剩我一人 / 独自承受这 / 不可一世的悲凉”(《点亮一盏孤灯》)。但是,?#20197;?#30340;是一根手指在键盘上的敲击则打开了一个人的精神空间和另一种生命的可能——语言的生命、修辞的生命、想象力的生命。如果要为封闭的生活打开一?#21364;?#25143;,如果要为只能坐立的?#25628;?#27714;特殊的行走方式,那么日常生活和精神生活之间就只能处于时时的磨砺之中,正如大海边我们看到的那些蚌壳里的泥沙和缓慢生成的珠核。显然,诗歌作为一种极其特殊的精神生活在王忆这里是不可或缺的。尽管身体受限,但是王忆的诗歌人格、精神形象以及想象空间却是极其独立和自由的。正如她在诗歌?#26143;?#35843;的“奔跑,我一直在奔跑 / 以最独特的方?#22870;?#36305; / 跌倒也好,流血也罢 / 摔破的伤疤总会结痂 // 我在轮椅上奔跑 / 只为奔向着城市 / 最光亮的地方 / 我从不认为 / 轮椅上奔跑的速度很慢 / 齿轮转动的时速已足够 / 我放心大胆的前行”(《轮椅上的奔跑》)一个人的肉身和日常活动被限制,难道思想空间和精神漫游还被禁锢吗?一个写作者直?#29992;?#23545;的正是存在本身和精神自我。这样的身体状态和精神境遇使得诗人更容易进入存在和语言的内部,在黑暗中碰撞出火星来,把苦水、泪水和血水也转化为熠熠的星辉和语言的灯盏。是诗歌把王忆从日常静止的泥淖之中拔离出来并不断上升而与诗神相遇。

  诗歌中的王忆是一个自审者、独语者、?#25300;空?mdash;—“从里面我看到了自己”(《镜子》),又是一个冥想者和精神漫游者。诗歌在王忆这里承担了与自我对话的功能——“在一所名叫独处的房子”“点亮一盏孤灯”,进而这一对话空间又拓展到周边之物以及时间所涵括的各种人事以及记忆之上,比如《他和一只猫的相遇》《致海棠树》《落日寻梅》?#23545;?#35265;,长江大桥》《重返北京》。质言之,王忆的诗歌并不是自我窄化?#22836;?#38381;的,这也是万事万物在诗?#33487;?#37324;不断生命化、精神化和意志化的过程。这让我想到的是冰雪和孤独?#26032;?#24503;尔施塔姆的诗句:“前面是痛苦 / 后面也是痛苦 / ?#31995;?#21621; / 请陪我坐一会儿/ 请和我说会儿话”。向内心挖掘的?#33487;?#22312;语言的土壤里埋上一颗种子,这实则是在给自己插上向上飞升的翅膀。诗歌成了孤独自我的陪伴者和?#21442;空擼?#32780;王忆在日常生活中则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境遇的挑战。对于王忆来说,诗歌不是多余的附着物更非?#20204;?#30340;自我扮演,而是真实不虚的命运伙伴和精神生活,是与命运和孤独?#19981;?#26102;擦出的语言火?#29301;?#36825;样的诗有时候会令身体健全的人满面羞愧。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之诗,具体到王忆,她的诗歌更多体现为理想化的色调和抒情性的语调,二者相互支撑。我甚至听到了一个几乎静止而变形的身体内部所传来的?#35270;?#25300;节的声响,听到了那些细流般的精神流动最终所汇聚成的大江大河。她借由诗歌打开了一扇门,那些迎面而来的是?#35270;?#30340;?#20937;猓?#20063;是精神愿景的烛照——“从?#26223;?#20013;开出了花”(《平凡》)。它们是小小的闪电,也是命运在黑夜中发亮的芒刺。诗人一?#26410;?#25242;慰着它?#29301;?#32463;由疼痛而抵达了理想之地,经由静止的身体而拓展了灵魂的边界和想象的空间。

       这是写作意志力的体现,而这注定也是异常艰难的写作方式。希望王忆在诗歌这条道路上一直走下去,找到属于自己的精神水源,找到灵魂和?#35270;?#30340;安栖之所,得以“在静寂离逆生长”。
 
2019年7月于北京暑热中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26723;?/a>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30001;?#26434;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

熊之舞免费试玩